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徐悲鸿画作《田横五百士》

8月22日,为了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暨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永远的徐悲鸿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书画巡展成都站,在红美术馆盛大开幕。开幕式剪彩仪式本次联展展出徐达章、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关山月、廖静文、吴作人、赵少昂、李苦禅等共79位艺术名家的作品百余幅,其中还包括傅森年、冷军等川籍艺术家的作品十余幅,这些参与的艺术家都是徐悲鸿先生的亲人、朋友和学生。蒋兆和《战后余生》徐悲鸿是杰出的画家和卓越的美术教育家,是中国艺术教育体系的奠基人。对中国绘画事业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将西方写实绘画引入中国,改变传统文人画以及因循守旧的绘画现象,是徐悲鸿在中国20世纪艺术革命过程中的重要成果。他留学法国,带回西方美术的绘画技巧,和传统绘画相结合,创作了许多精品,并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如吕斯百、吴作人、张安治、吕霞光、孙多慈、顾了然、文金扬、孙宗慰、陈晓南、冯法祀等等,构成了20世纪中国艺术史的重要部分。徐悲鸿不但擅长中国画,油画和素描都有很高的造诣。他的创作题材广泛,山水、花鸟、走兽、人物、历史、神话,无不落笔有神,栩栩如生。他的代表作油画《田横五百士》、《徯我后》、中国画《九方皋》、《愚公移山》等巨幅作品,充满了爱国主义情怀和对劳动人民的同情,表现了人民群众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威武不屈的精神,表达了对民族危亡的忧愤和对光明解放的向往。他常画的奔马、雄狮、晨鸡等,给人以生机和力量,表现了令人振奋的积极精神。尤其他的奔马,更是驰誉世界,几近成了现代中国画的象征和标志。徐悲鸿《北游所见》徐悲鸿与成都的不解之缘作为徐悲鸿及亲友、师生作品巡展尤为重要的一站,成都和徐悲鸿颇有渊源。成都的风土人情、历史底蕴对徐悲鸿影响很大,一生中艺术创作的重要时期便是在成都,中国艺术与西方艺术交融的独特风格开始成熟。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当属1943年。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徐悲鸿经常带领中央大学与中国美术学院的师生到青城山写生,他们饱览青城山色,激情难抑,创作了大量作品。事实上,徐悲鸿与成都缘分不仅于此,徐悲鸿创作的最大一匹单马作品《立马图》,被成都宝光寺收藏着。1942年,徐悲鸿游览了宝光寺,感慨国难时艰,佛寺尚存,现场挥就《立马图》。徐悲鸿一生画马很多,宝光寺此幅高近两米,亦是其传世立马图中最大的一幅,艺术与佛心,在禅院香火与晨钟暮鼓之中交织一体。展览的79位艺术家中,有12位川籍艺术家参展,他们或师承徐悲鸿,或与徐悲鸿有着情感的牵连。17岁跟随徐悲鸿学画,获得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的美术师李焕民将携作品《高原之母》《驯马手》参展。另有一位川籍艺术家傅森年,和徐悲鸿也有着奇妙的缘分。在徐悲鸿一生中,对提携过自己的人,他会用画肖像存念的方式报答,于是徐悲鸿的油画作品《傅增湘》出世了。本次展览,傅森年将带作品《五月重生》、《红山茶》参展,再续祖父傅增湘与徐悲鸿的不解之缘。李焕民《高原之母》傅森年《五月.重生》据策展人张邵憬介绍,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的一系列活动先后在全国各地展开,其目的就是让徐悲鸿先生成为世界人民的财富,让我们通过他的作品,追随他的思想印迹,感受他强大的内心世界所带给我们的艺术力量。让我们缅怀大师,读懂大师所处那个时代的主题,继而对他的作品产生了强烈的时代共鸣。这次巡展第一站是北京,第二站是烟台,第三次来到了成都,这次成都的展览在之前两次的基础上,又加了很多幅徐悲鸿先生弟子的作品,并且因为成都对于徐悲鸿先生及其弟子有着深厚的渊源,也是徐悲鸿先生特别喜爱的地方,他对成都的老百姓,成都的生活都很有感情,这两点也让这次展览规模更大以及更加有意义。徐晓阳老师为嘉宾讲解画作徐悲鸿的长孙徐小阳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徐悲鸿先生从一个穷孩子走到一个大艺术家,40多年的绘画生涯中,他创造了大量的作品,并且也收藏了大量的作品,并且他为了改良中国画,到了欧洲留学,将中西结合的绘画方法带到了中国,建立了自己的一个教育体系,在留学期间,他也带了很多中国画去展览,引起了大家的赞赏,也让西方了解了中国文化,中国的艺术文化也得到了推广。在抗战期间,徐悲鸿先生也画了大量的作品,比如《奔马》、《狮子》等,在他一生4000多福画作中,其中大多数都在抗战期间进行了募捐,并且在他去世之后,所有的作品和收藏的画全都捐献给了国家,没有留给自己一点东西。所以将抗战70周年和徐悲鸿先生诞辰120周年作为这次展览的主题,也是有着特别的意义,这次画展也希望对现在的人有一种教育意义,要有爱国主义精神。据悉,本次展览从8月23日开始,到9月11日结束,欢迎广大艺术爱好者前往红美术馆参观。

田横五百士 徐悲鸿

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特展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

  11月15日,《田横五百士》、《愚公移山》等出自绘画大师、美术教育家徐悲鸿(1895-1953)之手的名作,将首次与来自奥赛博物馆、小皇宫博物馆、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美术宫等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的国家收藏作品在中华艺术宫并置展出,展览旨在阐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法国学院派艺术对中国现代绘画大师徐悲鸿的一生与其作品的重要影响,展览将持续5个月。

编辑:石皓琳

坐落在塞纳河畔,与卢浮宫相视而立,老照片呈现的是一座汇集艺术与美的殿堂,当然,引人注目的还有一旁那张青涩英俊的面容。1919年起,年轻的徐悲鸿进入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学院之一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留学,他在法国寻找发展自身绘画艺术的方法,也探索如何使中国美术走向现代,进而使整个中国社会走向现代化。

展览时间:2018年3月16日4月22日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3F、4F

  展览共有162件作品参展,其中59件作品来自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45件来自私人收藏家,参展的徐悲鸿作品共有64件,均来自北京的徐悲鸿纪念馆,还有4件徐悲鸿纪念馆收藏的徐悲鸿藏品。
  1919年,徐悲鸿前往法国学习美术及其艺术教育体系,他对法语的掌握相当熟练,并且于1921年通过了极为严格的入学考试。徐悲鸿充分汲取19世纪法国学院派绘画的养分。在1920年间,他曾与这一绘画传统的最后一批领军人物有着深厚的师生关系,例如专注于历史画的弗朗索瓦·弗拉孟,专注于自然科学知识的费尔南·柯罗蒙·阿尔伯特·贝纳尔以及帕斯卡·达仰-布弗莱等等。徐悲鸿曾在德拉克罗瓦的作品《希奥岛的屠杀》前哭泣,但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认为,徐悲鸿最终更加青睐的是骇人的、有节制的力量,例如大卫或安格尔的绘画。

2014年5月8日至8月3日,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展出的大师与大师徐悲鸿与法国学院大家作品联展,徐悲鸿及法国学院大家们的123件绘画作品,向选择了法国的中国现代美术先驱致敬;穿插于画作中的一张张老照片,更是勾起了过往的记忆。这场对徐悲鸿的纪念,在中国与法国之间展开,也让我们重温他所热爱过的地方、热爱过的人们。展览开幕当天,身为策展人的徐悲鸿之子徐庆平颇为感慨。

总 策 划:范迪安总 监:苏新平策 展 人:张子康
红梅主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协办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承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徐悲鸿纪念馆支持单位:北京市文物局、中国国家图书馆、天津博物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华书局、吴作人基金会、梅兰芳纪念馆、常沙娜敦煌图案研究设计工作室

  回国后,徐悲鸿受高美教育模式的启发,创立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教育体系。但是,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位来自于中国的画家,既不熟悉,也不容易理解,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承认,目前徐悲鸿的作品在法国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小的。“中国一直以来在推广其本国大师这方面都有所欠缺。在法国乃至整个西方,中国文化的受认可程度都不是很高,这就和日本文化的普及程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19世纪以来,法国艺术大师大卫和安格尔订立了法国学院绘画的规则:素描重于色彩,历史题材绘画凌驾于一切其他类别。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是镇守传统的堡垒。20世纪初,一批中国有识之士远渡赴法,希冀将一种传统引向另一种传统,从法国传到中国。


19岁的徐悲鸿已经怀负了去法国追梦的念想,但1914年一战爆发,直到欧陆战事结束以后,他方才来到巴黎。在巴黎,徐悲鸿通过了极为严格的入学考试,成为巴黎高等美术学院中的一员,能够驾驭从素描到油画的所有技法。发表《中国画改良论》,提出近代国画的洗旧革新,又以数年之勤功精研西方美术传统与现状,耕耘着未来的徐悲鸿,将求知的目光投向了过去,投向大艺术。

2018年3月22日,为迎接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百年美院百年辉煌新闻发布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作为庆祝建校百年系列活动之一,首任院长徐悲鸿先生的大型、综合、全面回顾性质的研究展: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于3月16日至4月22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3层、4层展出。

展览强烈反映出徐悲鸿早年对于中西绘画的专注研究与创新思考。取材于《史记》的《田横五百士》,是徐悲鸿于1928年至1930年花费3年时间完成的巨幅作品,表现了田横与五百壮士离别时的场景,悲壮气概撼人心魄。在这幅作品中,徐悲鸿运用欧洲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等多种手法来表现中国传统历史题材,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发布会上介绍道,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从2017年春天开始着手筹办,徐悲鸿先生在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发展史和美术教育史上倾尽毕生心力,无私奉献。因此,在与徐悲鸿纪念馆的合作过程中做了认真的筹备,在学术上做了精心的梳理,在展示设计上做了全新的编排,更重要的是通过研究对许多作品做出了符合现代传播需求的介绍,此外,被徐悲鸿视为悲鸿生命的《八十七神仙卷》将首次公开展出,整个展览比较立体地再现了徐悲鸿一生的创作和思想。同时,以徐悲鸿艺术为主题的活动和研讨会正陆续进行。

徐悲鸿的另一件代表作《愚公移山》,创作于抗日战争最艰难的1940年。此时的徐悲鸿身在印度,他花了3个月绘制完成了这幅巨作,画面中的人物形象借用了不少印度男模特,而直接用裸体人物进行中国画创作,也是徐悲鸿的首创。同时,徐悲鸿突破传统绘画格局,把众多剧烈运动中的人体引入中国画。正是这种中西两大传统技法融会贯通成一体的突破,在横长的构图中,挖山者左右横向排列,顶天立地,赤裸着身躯,高举铁耙,挖掘不止。画家坚信中华民族以愚公移山之精神,终将取得战争的胜利。

展览现场

徐悲鸿先生的艺术成功得益于这所世界著名的美术学院。他在离开法国以后,把他在那里学到的东西和自己民族的东西融为一体,也就是他所说的可采者融之。徐庆平表示,巴黎,彼时的世界艺术的中心,艺术达到了文艺复兴以后的又一个高峰,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在那个时候也成为了全世界最德高望重、吸引求学者最多的艺术殿堂。不只是中国的艺术家,全世界的艺术家都奔向巴黎。而这批留法中国艺术家在法国探索艺术之路的经历,也正是中国美术走向现代这个探索过程的真实写照。他进一步解释道。

策展人郭红梅现场导览

徐悲鸿当时对法国美术教育体系和法国学院派艺术的信任和欣赏不言而喻。他求教于多位大师,从他们那里,获得了美术工作及其历史的训导。此次是首度将徐悲鸿及法国学院大家的作品同期展出,将中国现代绘画大师的作品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法国艺术做对照性结合,其中也包括徐悲鸿的4位法国老师弗朗索瓦弗拉孟、帕斯卡达仰-布弗莱、费尔南德柯罗蒙、保罗阿尔伯特贝纳尔的重要代表作品。

本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协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徐悲鸿纪念馆承办,并得到了全国多家机构所藏文献的支持及多位学者专家的学术支持,主要有北京市文物局、中国国家图书馆、天津博物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华书局、吴作人基金会、梅兰芳纪念馆、常沙娜敦煌图案研究设计工作室等。

《黑帽女人的肖像》是保罗阿尔伯特贝纳尔大约于1930年创作的。这幅画应该是1933年在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举办中国艺术展期间,他在家中招待徐悲鸿时赠予的礼物。在保罗阿尔伯特贝纳尔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习惯用偏暗的色调作画,画面上的人物戴着一顶黑色帽子。观众的所有注意力会集中在黑色映衬下的苍白的脸庞和手上,但嘴部尤为突出的红色笔触却让整幅画变得鲜亮起来。

展场空镜

帕斯卡达仰-布弗莱也是徐悲鸿在法留学期间的老师之一。展览中的一幅人体画,见证了美院男性裸体绘画的演变。大多数学院派认为,人体是一个微观的宇宙,艺术家应该在其中看到和理解整个世界。

徐悲鸿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开创一代新风的先驱者和奠基人,杰出的画家、美术教育家,他一生致力于复兴中国艺术,力倡写实主义艺术主张,改良中国画,将素描、油画这些外来画种引进、传播到中国,开创现代意义的大型历史画创作先河,在国际舞台传播中国艺术,始终矗立在20世纪中国美术由传统走向现代的历史转折节点上。

很多很好的法国艺术家的作品都来过中国,但是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的一些大画家的作品始终没有来华展出。特别是我父亲是这所学院的学生,得到过他们那么多的教诲,把他和他老师的作品放在一起,或者他特别杰出的同学的作品放在一起,我们就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真正在精神层面、在技巧层面上的相同点和不同点,也可以看出中国画家和中国艺术的一些特点,以及中国艺术家是如何去探索这条道路的。徐庆平说:因此,在挑选作品时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就是想要通过这个展览让大家看到,中国和西方艺术有哪些特别显著的异同之处?中国画家应去向西方学什么?学成归来以后怎样用在发展自己的艺术上面?这次展览是向选择了法国的中国现代美术先驱者的一场致敬。

展场空镜

编辑:文凌佳

徐悲鸿在艺术思想、艺术创作、艺术教育、艺术活动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划时代的历史成就,至今仍然是中国美术界的一座宝库,有待我们持续而深入地挖掘和研究。

此次大展根据徐悲鸿在油画、国画、素描、书法、美术教育、典藏中国古代书画方面的历史性贡献,分为6个版块,分别是:民生关切油画篇,家国情怀国画篇,致广尽精素描篇,儒雅沉雄书法篇,终生为师教育篇,典守精粹藏画篇。

展场空镜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4月22日。

民生关切油画篇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内忧外患,身在其中的知识分子面对历史向他们展开的时代任务时作出了不同的抉择。性格鲜明的徐悲鸿深受新文化运动影响,在中国美术发展由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历史节点上,徐悲鸿选择了用写实主义手法以艺报国,这奠定了他艺为人生的艺术思想。他以独持偏见,一意孤行的决绝之心,与当时远离民族危难、不问天下苍生而一味囿于绘画形式趣味的传统国画派和追随西方现代艺术的油画家们进行长期的辩论,并在此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成熟而完善的艺术思想,不但奠定了写实主义油画在中国的发展,推进了中国油画肖像画的发展,尤其开创了现代意义的大型油画历史画先河。《田横五百士》《徯我后》和《愚公移山》等作品,是徐悲鸿以艺术创作的方式,掷地有声地回答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个人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时刻所应该具有的气节!

观者可以从徐悲鸿的油画探索之路,管窥他艺为人生理想的宏阔及实践的脚踏实地。

《田横五百士》1928-30年 197x349cm 油彩布本 徐悲鸿纪念馆藏

《傒我后》 1930-33年 230x318cm 油彩布本 徐悲鸿纪念馆藏

《箫声》 1926年 80x39cm 油彩布本 徐悲鸿纪念馆藏

《愚公移山》1940年 231x462cm 油彩布本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持扇人像 1920 73×53 布面油画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读书 85×66 布面油画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蜜月 1925 93×118 布面油彩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人像 1936 132×107 布面油画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自画像 1924 70×49 布面油画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自画像1924 23×17 布面油画 徐悲鸿纪念馆藏

家国情怀国画篇

革命与改良,不但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而且是中国美术发展的核心问题。作为忧国忧民,以艺报国的代表性艺术家,徐悲鸿对他所处时代灾难深重的祖国身怀拳拳之心,青年时代即立下以艺救国的宏愿。

徐悲鸿深受新文化运动影响,敏锐地察觉到中国社会的历史变革,追随康有为、梁启超、陈独秀改良中国传统书画的艺术主张,第一个以画家身份在24岁英年即发表《中国画改良之方法》,确立了自己的艺术观念,矢志一生致力于以写实主义改良、改革中国画,推进衰微的人物画,复兴中国艺术,从而建立新艺术现代之艺术。

徐悲鸿为改良中国画而上下求索,以写实主义手法开创了现代意义的巨幅国画历史画创作。他所开辟的中国画改良之路,及之后所倡导的彩墨画、新中国画改造,为中国画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提供了历史可能性和可行性的探索。他的代表作《愚公移山》《九方皋》《会师东京》《巴人汲水》《船夫》等,无一不是针砭时事之作,其爱憎分明的磊落性格,以黑白分明的笔墨及写实造型,永存于作品中。

《巴人汲水》1937年 294x63cm 水墨设色纸本长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船夫》1936年 141x364cm 水墨设色纸本横幅 徐悲鸿纪念馆藏

《会师东京》1943年 113x217cm 水墨设色纸本横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九方皋》1931年 139x351cm 水墨设色纸本横幅 徐悲鸿纪念馆藏

《群奔》1942年 95x181cm 水墨设色纸本横幅 徐悲鸿纪念馆藏

《世界和平大会》1949年 352x71cm 水墨设色纸本长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泰戈尔像》1940年 51x50cm 水墨设色纸本立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愚公移山》1940年 144x421cm 水墨设色纸本横幅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李印泉 1943 76×43 纸本设色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山鬼 1943 111×63 纸本设色 徐悲鸿纪念馆藏

致广尽精素描篇

致广大,尽精微作为徐悲鸿的艺术准则和理想,可以说是他自1918年以来矢志改良中国画,建立新艺术,复兴中国艺术宏愿的进一步深化。

这一观念最早在《悲鸿自述》中完整提出,随后又在《悲鸿自传》中强调,之后更是请名印家杨仲子为他治朱文方印一枚,凡他满意且珍爱之作,多钤此印。他更是经常为弟子、好友题写此句以共勉。

徐悲鸿的得意弟子艾中信曾撰文指出他把致广大而尽精微用在素描教学上,这是艾氏对徐悲鸿自1947年9月在国立北平艺专提出的无论学油画、雕塑还是国画,均需学习一二年素描教育教学的总结。

徐悲鸿一向重视素描,提出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从1919年赴法留学至1953年离世,始终坚持素描创作,一生留下大量作品。

此展从徐悲鸿纪念馆藏近800件素描中精选50件,从这些精品中,可以看到徐悲鸿在素描领域取得的极高艺术造诣及先驱性探索之路,正是他,奠基了素描这一外来绘画手法在中国的门类化、学科化及在20世纪至今艺术院校教育教学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及深远影响。

《女人体》1924年 50x32cm 炭笔白粉笔纸本 徐悲鸿纪念馆藏

《自画像》1922年 32.5×48

男人体 1924 32×49 纸本素描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男人体 1924 32.5×50 纸本素描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狮子 1922 62.5×41 纸本素描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 纸本墨笔
119x59cm 1950年代 徐悲鸿纪念馆

书鲁迅语联 徐悲鸿 纸本墨笔 132x32cm 年代不详 徐悲鸿纪念馆

五言对联 徐悲鸿 纸本墨笔 111x26cm 1935年 徐悲鸿纪念馆

中央美术学院成立献辞

终生为师教育篇

作为20世纪杰出的美术教育家,徐悲鸿在理论与实践中形成了一套明确而完整的艺术主张,被学界称为写实主义体系。他曾多次强调自己的艺术实践坚持教学第一,创作第二的原则,可见徐悲鸿对美术教育的重视程度。

徐悲鸿通过创办美术学校、在十几所公私美术学校、社团先后任教、带师生外出写生、演讲、发表文章、在国内外举办展览等多种活动进行美术教育,并亲自培养和扶助了一批有成就的艺术家,如吴作人、王临已、吕斯百、孙宗慰、齐振杞、冯法祀、艾中信、韦启美、李斛、宗其香等。

从国立北平艺专到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艺术和美术教育的盛年,他把大量精力放在广揽人才、学科发展和学校建设上,为新中国美术教育呕心沥血,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教育思想曾产生过深远影响,至今仍具有强大生命力。

1918年,徐悲鸿担任北大画法研究会导师与会员一起合影。

1946年,徐悲鸿与北平艺专和北平美术工作者协会同仁摄于北平艺专。

1953年暑期,徐悲鸿辅导中央美术学院和浙江美术学院教师进修小组,这是他最后一次教学活动。

徐悲鸿与央美学生

典守精粹藏画篇

徐悲鸿终其一生对中国传统民族文化、古代书画的保护、收藏不遗余力,在有限的财力支撑下积累了蔚为可观的收藏,可谓如悲鸿生命一样珍贵。这与他终生未了之夙愿在中国建立美术馆以典藏守护中外精品杰作不无关系。公众可从徐悲鸿的书画收藏角度,管窥徐悲鸿的艺术观重写实画风,所藏人物画居多;轻名重品徐悲鸿所藏作品不太看重是否出自名家之手,而是看作品的艺术水平高低。

课子图 徐达章 纸本设色 81×51.5cm 清 徐悲鸿纪念馆藏

罗汉 佚名 绢本设色 134x68cm 北宋 徐悲鸿纪念馆藏

《八十七神仙卷》 佚名 画心尺寸:30x290cm 装裱尺寸:34x1443cm 绢本白描
徐悲鸿纪念馆藏

朱云折槛图 佚名 绢本设色 133x76cm 宋 徐悲鸿纪念馆藏

烛鼠自称 齐白石 纸本设色 26x34x2cm 1947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此次展览从他所藏12000余件中国历代书画中,精选60余幅精品,涵盖从唐、宋、元、明、清,直至徐悲鸿同时代的名家作品。其中有充满传奇色彩、艺术价值极高的《八十七神仙卷》,同时将《八十七神仙卷》与经王季迁督制的等大高仿《朝元仙仗图》并列展示,以方便学者和公众对比研究和观看。此外,展览设专区悉数展示24卷《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中录入的13件徐悲鸿藏品中之精品,以飨观者。

徐悲鸿藏画,不但典藏守护了中外精品杰作,使这些杰作承载了漫长历史的沧桑,驻留和封存了多少代多少人观赏研习的目光!尤其饱含着徐悲鸿以艺救国,献身教育的拳拳之心。正是这些藏品,充分参与到徐悲鸿美术教育的实践中,使无数艺术学子开阔了眼界。

大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首次展出后,将在全国6所美术馆进行巡回展览以飨全国观众,分别是:上海中华艺术宫,南京江苏省美术馆,内蒙古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成都四川美术馆,武汉湖北美术馆。大展的巡展计划荣获了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传播交流推广项目基金及荣誉。

2018年是中央美术学院的百年校庆,在这百年一遇的重要历史时刻,全面而系统梳理中央美术学院及其前身国立北平艺专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历程中所做出的独特、卓越而不可替代的重大贡献,具有历史及现实的双重意义。而其中,全面而深入梳理院长徐悲鸿的历史贡献,不仅对于走到百年这一节点的中央美术学院自身意义重大,对于廓清20世纪中国美术的历史脉络,对于发展当下的中国美术事业,也意义深远。

编辑:江兵